鐨囧椹痉閲岀悆鍛樺悕鍗?:排球队员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排球队员 > 血妖姬 > 第2376章 被坑的雪如樓

第2376章 被坑的雪如樓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而流墨墨在這一瞬只加速修補,然后忽然撤出了自己的神識,同時伸手一招,大量的寒焰瞬間化成細膩綿綿的春雨,溫柔的灑落到了小火苗上。
  小火苗的氣息隨著寒焰春雨迅速變化,感知到的眾人神色都有變化,而在流墨墨他們面前的寒焰生命們卻是逐漸激動了起來;
  他們身上寒焰不受控制的騰騰燃燒而起,讓站在近前的流墨墨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血焰呼呼的伸展出去,把他們激動溢出的寒焰毫不客氣的舔舐吞下肚了一圈,讓他們瞬間驚炸的收斂寒焰,同時驚怒‘看’向流墨墨。
  “我好不容易把他的心核缺失的部分制作好,現在正在真正融合,你們是打算讓自己激動的火焰去把他現在極為脆弱的心核給影響爆了??”
  流墨墨毫不客氣的用神念嘲諷道,原本還驚怒流墨墨突然把他們的寒焰舔了一口下肚的寒焰生命們不由一僵,然后驚怒也散了,不過依舊悻悻;
  總覺得流墨墨是特意借機吃了他們的寒焰~!
  而感知著寒焰生命們的悻悻不爽,流墨墨只樂滋滋的輕哼一聲;
  她就是故意的他們又能如何?
  自己辛苦這么半天,舔一口怎么了,她又沒直接抱著他們的本體啃一口~!
  而流墨墨的目的昭然若揭,寒焰生命們忿忿單頁沉默,算是認了,雪如樓和琴瑟色卻是不由自在的對視一眼,又一同看向心情不錯,似乎還在回味那一口的流墨墨,神色也是無奈又好笑;
  看來接下來帶著這幾只寒焰生命一同上路,他們也得做好被流墨墨再次偷吃火焰的準備。
  嗯,他們其實也想嘗嘗的說··
  小火苗的變化愈來愈明顯,就是不去特意感知都能清晰明白他的改變,而被流墨墨趁機吃了一口的寒焰生命們也冷靜了很多,雖然依舊很高興,但是卻沒有再發生控制不住情緒的事情。
  但小火苗的心核終于修復好的時候,大日寒焰從寒焰火地帶出來的那顆寒焰火球也用的差不多了,流墨墨揮揮手,那顆只剩下頭顱大的寒焰火球被她抓到手里,被血焰卷著,然后咔擦一聲就被流墨墨啃下來了一口。
  “心核恢復了,他神魂什么時候能重新凝聚出來,達到能用神念交流的地步?”流墨墨嚼著凝縮成固體的寒焰,咔擦咔擦的脆響好像在吃糖豆,同時轉頭看向大日寒焰,傳出神念;
  “他是受傷才導致這樣的,不會太久?!貝筧蘸婊賾Φ?,流墨墨點點頭沒有再說什么。
  眾人一起看著心核恢復后,同時汲取了足夠的寒焰的小火苗緩慢的變大,同時體型也開始變化;
  不過因為變化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流墨墨最初頗有興致的看著,最后還是失去耐心,只黑著臉到雪如樓身邊,你一口我一口的一邊閑聊一邊共享著寒焰火球,看的寒焰生命們身上的火焰一跳一跳的;
  在流墨墨已經盡量的細嚼慢咽的把那顆寒焰火球和雪如樓一起共享完后,轉頭再看;
  那小火苗已經變成了半米多高的大火苗,中間原本因為心核損壞而失去的實體已經重新凝聚了出來,不過因為還很小,而且有著厚厚的白色火焰遮掩,并不能看清具體是什么,只能確定是一個大約有雞蛋那么大的并非圓球的東西;
  “話說,他還需要多久?”流墨墨用神念問道,大日寒焰沉默了一會兒才回應;
  “明天之前就好?!繃髂擁剿納衲畈揮芍迕?,一臉懷疑的看向大日寒焰;
  “你確定?”大日寒焰忽然劇烈跳動了幾下,情緒明顯有些波動,然后神念中都透出了對于流墨墨這話的惱怒;
  “我沒必要說這種謊~!”
  “不,我沒說你說謊,我只是懷疑你是不是高估他了,他現在的體型才恢復了··鴨蛋那么大的一點兒,所以他的外形是什么來著??”流墨墨察覺到大日寒焰的惱怒,卻是咧嘴笑了笑,然后伸出兩根手指張開比劃了一下用神念說道;
  “我沒有高估,還有,我說過他還是個幼兒,不要用我們這樣的成年體的體型去看待幼兒~!”大日寒焰滯了滯,神念透出了明顯的忿然,流墨墨接收到甚至能感知到他那咬牙切齒的模樣;
  “他還是個孩子啊··算了,希望明天就能出發?!倍髂膊幌胝姘汛筧蘸嬡悄樟?,省的之后和他們的合作會出現一些她不想遇到的被穿小鞋的糟心情況;
  大日寒焰雖然被流墨墨的話弄的心情非常不爽,但是看著周圍血色的屏障,還有正在緩緩恢復的小火苗,也只能忍了下來。
  不過,小火苗的恢復已經只需要時間,不再需要流墨墨使用血妖姬之力展露,所以在和大日寒焰話說完后,她也讓雪如樓和琴瑟色解除了血色屏障。
  血色屏障解除瞬間,上空早已急不可耐的寒焰生命們都激動的沖了下來,不過在流墨墨涼涼的眼神和那蠢蠢欲動的血色匹練咻然伸出后,寒焰生命都是一炸,動作立即減緩,激動的情緒也突然潰散大半,凝滯一下后,只朝著大日寒焰他們嘰里呱啦的叫嚷了起來;
  大日寒焰回應了一下,隨后他們交流了一番,寒焰生命們不約而同的看了看流墨墨,讓流墨墨眉頭微挑,因為她清晰的感覺到了寒焰生命們的目光中那種驚訝和復雜,不用神念溝通都明白他們現在的心情。
  而他們嘰嘰咕咕交流了一會兒后,在征詢得大日寒焰的允許后,這才小心翼翼的繼續往下飛,同時不停去看流墨墨,見流墨墨沒有再阻止后,只立即乖巧的飛到了大日寒焰的周圍,一邊溫柔而小心的感知小火苗的情況,一邊不停的竊竊私語。
  而流墨墨他們看了一會兒寒焰生命們這邊的情況就失去了興趣,用流墨墨的話來說,去圍觀一群老母親殷殷期盼的慈愛目光不停留戀在同一個孩子身上,而且已經持續了幾個時辰了,有意思嗎?并沒有。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